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稻 香 村

寒夜客来茶当酒,茗香泉甜一片心

 
 
 

日志

 
 

绿色的追忆  

2010-11-22 14:47:12|  分类: 岁月回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喜鹊叫在参军时

家乡村头有一棵高大的橄榄树,树梢间架着几个黑乎乎的鸟巢,它,是喜鹊的家。而那树下光秃秃的地块是我从小时起常来玩耍的地方。记得那时每听到喜鹊的叫声,我的心里就会油然生起一些梦想。

一个寒冷的冬季,又一年度的征兵工作开始了。消息传来,我试着到大队报了名。
   
不久,一个落霞的傍晚,民兵营长到地里找我。他说:“早点收工吧,吃了饭,洗好身,就到大队部去一趟,有解放军要见你。”哦,一定是来招兵的!我心里暗暗地想着。
   
大队部设在村学校的侧旁,一个十来平方的房子。屋子里很简单,只打着一张小床,放着一条板凳一张写字台,台面上有一盏瘦老的油灯。
    
这晚,月明星稀,冷风凛凛。我踏着银辉,兴奋地走过溪面上的木桥,独个来到大队部的门口。此时房子的门开着,里面亮着灯,借着淡淡的灯光,我见床上正坐着两位穿黄色军装,头戴红五星帽的解放军,他们神情平和,笑笑的,似在说着事儿。解放军高高的身材,黑黑的脸庞,二十多岁的样子。我忽地觉得他们不是从电影里走下来的威武军人么?!正想着,他们就发现了我。一位解放军忙走出门来,招手要我进去。
   
进了屋,解放军对我说:“天好冷的,坐到床上来吧!”我见他们一脸微笑,和蔼可亲,来时的紧张心情一下就被暖流溶化了。不一会,他们就非常随便的和我交谈,先是问我多少岁,读了几年书,兄弟几个,父母好么。尔后问我愿不愿意当兵,怕不怕打仗(当时边境形势紧张)?我一一作了回答。而想不到的是我收不住话匣,脱口而出:“我会胃痛的,也许是家里番薯吃多了,要是到了部队,吃上大米饭,可能就好了。”我说完直感到后悔,然而或许就是这句漏嘴的话作了美,两位当兵的见我坦诚老实,说事没有遮掩,又有点儿文化,就信任了我,喜欢了我。 “小鬼,别忘了,接到通知一定要来体检呀!”末了解放军对我说。
   
这一夜虽天寒地冻,北风呼呼,而我感到特别的温暖,却也第一次失眠了。我小时看过电影《金沙江》、《董存瑞》、《上甘岭》,红军、解放军、志愿军是心中最可爱的人。而今天,自己是不是也要成为最可爱的人了呢?我思想着,兴奋着,不失眠也就怪了。
   
翌日,太阳刚刚露脸,两个解放军就在民兵营长的引导下,来我家走访。那时我家里房子阴暗狭小,没有可供坐下来吃茶、闲聊的地方,两位解放军就在简陋的厨房门边直直的站着和我父母交谈。他们问,愿不愿意让儿子参军?父母是地道朴实的农民,虽识礼明义但显拘谨,此时只是默默的点着头。“同志!有多远呀?要去多久呢?”倒是年迈的祖母闻声从里屋出来,问了又问。
    
过了春节,我就要离开乡村,离开家人,投入到人民解放军的行列。远行的那天,一早,村头树上的喜鹊就喳喳地叫,村中的那条溪流也在哗哗地唱着歌。我抬头望天,一片云彩正闪亮着霞光。面对欢送的人群,我轻轻地挥手,向乡亲们告别,向家乡告别……
    
我参军了,全村人都感到无尚的光荣,在乡亲们的眼里,我为乡村增添了不少的光彩!然而因我的离别,难分难舍的祖母、母亲和弟妹都流泪了。想起就要远离家乡和亲人,我鼻子一酸,也不禁泪湿了双眼。父亲他却很平静,他轻轻拍着我的肩膀说:“孩儿,去吧!不要想家,听部队的话,当一个好兵!”

村干陪送我到公社报到,走过村头,我依依不舍的在橄榄树下凝神了片刻,此时却见一对喜鹊在枝头上跳跃着,叫唤着,我想:它们一定是在为我祝福吧!

 

二、新训的日子

雄鸡报晓,天边泛白,远处一轮红日从山头冉冉升起……

这是一个天晴风寒的早晨,我们五十号小青年穿着显得不合身的绿军装,于公社办公楼门前集合后乘上一辆军车,便开始踏上了那个年代青年们梦想向往的军旅之路。

草绿色的军车在弯曲的沙土公路上飞驰,一路扬起一股如烟的尘雾。军车要把我们载往哪里,我们是不知道的,有人问带兵的解放军,解放军却缄口不语,也许这是军事秘密。在车上,大家很少说话,因相互间还是陌生的。有的因第一次乘车,感觉新鲜剌激,不时探出头来欣赏车外渐近渐远的风景。而第一次远行的我此时却无意风景,不平静的心像溪流里流淌着的浪花眷恋着家乡,眷恋着父母和弟妹。不就当两年兵吗?时间很快就会过去的!我努力着安慰自己,担怕不小心让眼泪漏了出来。

军车在瘦长的公路上颠簸了大约五个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嘎”的一声停在一个大操场的一角。带兵的解放军告诉我们,新兵连到了,大家拿好背包下车吧。于是我们一个跟着一个跳下车来,背上背包听带兵人的口令排成队列。接着我们就被分配到排再分配到班。那些班长是从部队连队抽来的老兵,他们看上去既严肃又很热忱。班长首先教大家搞内务,他示范过后,就帮我们一个个安顿床铺和摆放洗漱用具。尔后就和大家拉起家常,说部队是革命的大家庭,大家来自五湖四海,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谁家里有什么困难要向他班长报告。

开饭号响了,班长下口令整好队后把我们带到了饭堂。一个班一张桌坐好。桌中央是一个大菜盆,里面盛着青菜和肉。饭堂中央摆放着几桶饭,由大家自由上前去打。新兵们大都从农村来,吃量很大,开始往往供不应求,要等炊事班再行加做。部队有规矩,饭是要让大家吃饱的。从穷山沟走来的我,饿虎一头,这时不管有菜没菜,有白米饭填肚就感觉是神仙了。所以我在第一封家信里写道:“敬爱的父亲母亲,不要挂念我,儿子在部队大家庭里,餐餐都吃大米饭,肚子里饱饱的,每天都像过年呢……”后来我听说,父母读了信后对远在异乡的我非常放心了。

次日起新兵训练就开始了。首先是武装思想,接受部队的光荣传统教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教育等,接下来是队列训练,枪械的分解组合和射击训练,还开展唱歌游戏等文化活动。新兵连每日紧张有序的政治军事训练使我们新兵渐渐淡化了恋家的情绪,对集体性生活产生了兴趣。慢慢地我们互相间多了了解,多了交谈。你问我,我问你,想当什么兵呀?当城市兵,当汽车兵,当卫生兵,或当首长的警卫员,那是大家的心愿。我当时对当什么兵没有多想,只想能跟着那位带我来当兵的解放军就好了,因为我感觉,他喜欢我,我也信任他。而分兵的那天,我的愿望却落空了,我暗暗的流了泪。那位解放军见状摸了摸我的头,安慰我说:“小鬼,别哭了,到哪个连队都是温暖的,好好锻炼吧!”一年后,那位解放军调到我所在的连队当副指导员,我们又见面了。谈心中他问我的第一句话是:小鬼,写入党申请书没有?

一个月后新兵训练将近结束,新兵连安排,各个班可以让大家到城里逛街,买东西或照相,但一定要班长带着,并按时归队。逛街那天,我跟着班长第一次走进城里的照相馆,有些腼腆地照了一张全身像。这时我身上绿色的军装虽然还缺少红五星和红领章,但我真切地感觉自己已是一名共和国的军人了。我想,几天后把相片寄到家里,父母弟妹和乡亲们见了一定会为我感到自豪,感到骄傲的。 

 

.首次探家

西归的斜阳渐渐地变大变红,把连绵起伏的远山染上了一层薄雾般的霞光。乘坐的解放牌客车像一头狮子吼叫着,使足力气爬行在s 形的公路上,最后终于越过一座海拨600多米的山坳。紧接着它就如一支射出的箭向山脚冲去。从省城起程经过八个多小时的颠簸,在恍惚中我猛然感觉久违的家乡快到了。在山下一个偏僻的小站,我叫停了车,匆忙地取下行李,然后向司机摆了摆手。我肩扛行囊约摸走了半个小时的小道,就到了家乡的村口。村口林木葱茏,溪流欢歌,山鸟归巢喧闹。此时的我感觉家乡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可爱,心跳即跟着加快了。祖母好么,父母好么,弟妹好么,乡亲们好么,我的心里油然涌起了一阵激动和牵挂。

那时候边境形势有所缓和,部队规定,入伍五年的干部可以申请探家。我屈指一算,自己不是正合条件吗?于是试着向自己的首长团政治处主任打了报告。主任很快批示同意我的请求。我得讯后就用晚上和周日抓紧做探家的准备。在连队当司务长的战友帮忙下我最终筹集到了十块肥皂、十条香烟和一桶油,并到百货门市买了一只崭新的大号航空旅行包。离队上路的那天,老乡战友为我送行,并嘱托我有空去看望他的父母,代他向双亲问安。

在太阳快要隐入西边山峦的那刻,我踏进了贴着“光荣之家”红幅的家门。此时我一眼看见头发花白的父亲在院子里正弓腰忙着事儿,我赶忙叫了一声“爸爸!”。父亲回转身,见一身戎装的我,竟惊讶得愣住了。此时我没有见到母亲,她还在地里忙着。而祖母从里屋出来却一下认出了我,喊着:“这不是我的孙儿么!”那时因通信来回的时间长,我没有预先把探亲的信息告诉家里,想不到我的一个“突然袭击”竟让父亲失态了,但欣慰的是却让祖母获得了一个惊喜。一会母亲从地里回来,她意外地见到我,高兴得不愿喝上一口水就到厨房里忙乎了。吃饭时,在饭桌上她摆上了一盆热腾腾的鸡汤。

我探家的消息很快被兴高采烈的弟妹传播开去,一下就成了村里的“大新闻”,接下来的几天晚上我家屋子里都坐满了人。乡亲们带着关怀和好奇心来看我。他们要看我是不是长高了,长胖了。想听听部队是什么样子,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我给乡亲们一一递烟请茶问好,交谈中介绍部队的生活和学习训练,讲述城市的风貌和交通。我感觉乡亲们听得好是高兴和认真。私下里还有长辈低声向我询问军人婚姻有什么规定,并热心的劝我在家乡找一个好姑娘。他们说,农村的姑娘虽没有城里的娇嫩,但健壮勤劳,过日子可靠。我到部队后,没有怎么长高也没怎么长胖,还因部队的训练脸庞变得黑了,而此时我穿着佩带红五星、红领章的绿军装却也不乏英俊,家乡的青年们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后来我还知道,村里有两三位漂亮的姑娘暗地里偷偷的窥我,并放出话:“喜欢我!”

在探家的短暂日子里,我忙着拜访长辈亲戚、村干老师,并抽时间走访了战友的家。我筹备了家乡的特产(烟叶和云片糕),预备带回部队去送给首长、战友们分享。我还想起临行前首长要我趁探家找个对象的示意,此时我还真动了考虑考虑的念头,可在就要行动之际我突然接到了部队的加急电报,电文称:“任务紧急,接令即回。”作为一名军人,我深知,军令如山,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于是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有从东山升起,我就再次依依不舍地告别家乡,告别亲人,带着乡亲们的期望踏上了归队的旅途。

 

四、走进“五七”

黎明时分自湖南衡阳站转乘的一列慢车一路喘着粗气,于下午三时正终于抵达广西全州响水站。随着一阵沉重的“嘎嚓”声响过,广东团队领队省军区司令部王副参谋长对大家说:“干校到了,大家拿好行李下车吧!”下车后,我们一眼看见干校二十来位教职员早在站台上等候。此时他们快步走上前来欢迎,抢着帮我们把行李放上军车。尔后约有十五分钟我们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军区“五七”干校。

军区“五七”干校座落于响水的狮子山下,方圆五里有余。这里山岗,田野、营房相间,一个田园式的布局。干校有八个分队一个校部。分队学员所住的都是单层单元宿舍,一个班十人分住两个单元。我们班的宿舍靠东,门前不远,是一个长满松树的小山岗,松林郁郁葱葱,风吹过来松涛阵阵。当我们班班长的,是x x军分区的副司令员,他魁梧身材、大胡子,是一位从战场上走下来的功臣。此时他来到这里与我们一样是普通一兵,学员一名。我们一班人虽来自不同的部队,却相处得很融洽。班长他和蔼可亲很关心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但他组织我们学习劳动又认真严肃,一丝不苟。他,在我们心目中既是将军,更是兄长,大家与班长没有一点的拘束。

军区“五七”干校是弘扬我军官兵一致,让干部体验历练“普通一兵”的平台。学员来自军区所属的省军区和野战军。学员中有师团干部、营连级干部。我们到校后的第二天,就举行了开学典礼,军区首长来看望大家鼓励大家。在干校里我们要呆上半年。平日一切按部就班,半天读书(啃马列),半天劳动(耕稻种菜)。而劳动中,不管你是班长还是班员,是大腹便便还是精干强壮,都一样要挥锄挑粪。寒风烈日中,我们看着自己的有一把年纪的班长身先士卒,坚韧顽强,常常是干得汗流浃背,我们等年轻干部又有什么苦累可言呢!

在“五七”的日子里,我们经常是头戴斗笠,高卷裤腿,赤胸露背,一副农民耕者的模样,但我们也在艰苦之余享受了很多的乐趣。每餐当我们吃着自己生产的蔬菜,感觉是那样的甜美。傍晚饭后我们结伴散步于田间小道,每每被油菜、稻花散发出的清香所陶醉。周日我们相邀赴圩或到校部小卖部,购买水果、酥饼等好吃的东西。雪花飘飘之夜,我们围坐在火炉旁谈天说地,听班长讲述一个接一个的战斗故事。在参加地方修筑黄田水库的劳动中,我们的心灵不禁为人山人海的力量所震撼。在下乡与农民“三同”里,亲身领略了当地的风俗和人民对子弟兵的感情。在游览兴安古运河灵渠时,零距离感受了华厦文明的博大深邃。到校部集会听报告,我们年轻人还时会分神禁不住被幕后时隐时现的女广播员的秀美靓影所吸引。我们班帮生产队养猪的镜头还上了中央电视台的军事栏目,把班长乐的像打了胜仗一样高兴……

谷子收了,油菜籽收了。很快春节要到了,而我们的“五七”生活也将要结束了,这时班长他掏出钱,要我去校部服务社买糖果和桂花酒。他要大家坐下来好好叙谈叙谈。晚上窗外月亮的银辉格外的亮柔,但我们的心情特别的激动,大家围坐在一起,兴谈着“五七”的苦和乐。在最后,班长说:“过几天大家就要回各自的部队了,我也要回去当我的司令了,但我还是普通一兵喽!我真舍不得与你们分手呢!”这晚,深夜很是宁静可我失眠了。

五、秋日黄花分外香

秋风萧瑟今又是,云淡天高雁南飞。1978年的秋季,天空仿佛格外的明朗,而军营里的黄菊花也开的特别的痴情和灿烂,欢颜含笑的花骨朵在空气里暗暗的散发着清香。

在政治部会议室,主任宣布说:“转业对象学习班今天结束,下来的时间大家可以自由活动,安心等候地方工作的安排。”眼下我和部里另七位干事响应军委裁军的决策,被批准转业了。部队军人转业前要进行专门的学习,学习结束后,就可以利用一段缓冲时间,调整身心和做好转业的准备。此时的我和其他同志一样为自己安排好了时间表,包括上街购物,出门访友,看书看电影等。另外我还有个心愿就是想约家里的父母来大城市走一趟,好好陪他们玩玩。父母老人家辛劳一生,还尚未看过火车,看过轮船,电影院是啥样子且不晓得呢,现在不正是机会吗。可我就要发信之际却来了任务。政治部主任把我叫去,他对我说:“小刘,现在部里工作紧张,抽不出人手,决定由你当省军区首长的联络员,下部队和防区跑一转,有什么困难吗?”当下我愣了片刻,说:“困难倒没有,可我已是……”此时主任似已知我要往下说什么,他打断我的话说:“没关系的,这算是部队给你的最后任务,最后信任吧!”主任这么说了,我欣然接受了任务。

是时省军区王副政委到我们部队和防区调研,时间有半月之多。他轻车简从,只带了一名干事和一名参谋,并要我们部队免去主官陪同有一名干部当联络员就可以了。我受命后心想,这可是自己的最后一班岗呀,一定要尽责做好让组织满意。于是我稍作准备后就去见军区的首长,了解有哪些要赶快办的事宜。

轻风吹拂,军营周遭黄花的清香阵阵扑来。在招待所的会客厅里,首长和跟随的干事参谋正交谈着,我见状忙想回避,而此时首长却发现了我,他起座招呼我说:“你是小刘吧,快进来!”当下我惊讶了,首长怎么就知道我的姓了呢。我忙向首长敬礼并回答说:“是的,我是政治部的干事。”落座后,首长高兴地说:“你的主任告诉我了,我们相信你一定能完成任务的!”首长说完就与我们一同研究起了行程的路线和走访的对象。

计划已定,当日我们就驱车出发了。斜阳扬鞭,秋风送爽,我们的绿色吉普在公路上飞驰。当兵近十载的我,曾多次听军以上首长在台上作报告,但与高层首长面对面接触这回还是第一次,开始我陡感恐慌拘束,但与首长相处一天,一切顾虑都烟消云散了。首长他一路上有说有笑,或说工作或谈家常都和蔼可亲。他谆谆教导我们,军要爱民,官要爱兵,军民团结,官兵团结,天下无敌。他还给我们讲述当年参加淮海战役、渡江作战的亲身经历,印证毛主席“兵民是胜利之本”的论断。此时我终于知道了身边的首长是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战功赫赫的勇将。在眼下调研的日子里首长他依然是当年打仗的风格,一路风尘,一路斩棘,访问调查没个停歇。而在生活安排上,首长他坚持要求接待单位不论是部队还是地方,吃住从简,不搞特殊化。他说:“我们的国家现在还不富,群众的生活还有困难,我们不能挥霍呀!”有一次,一个武装部的政委见首长工作辛苦,最后一顿叫食堂多做了两个较好的菜,就餐时首长见了很是吃惊,他要我把多做的端给外厅的干部们,吩咐说:“基层的同志辛苦了,要他们把这菜彻底消灭掉!”几天来,首长的操行让我这个当联络员的深受感动,感动中又觉内疚,我担心首长的健康心里暗暗道:首长啊,您别太清苦了!

半月有余,我随首长他们安全顺利走访了武装部,边防,工矿民兵连以及农村的部队联系点。结束调研时首长很是满意,想不到的是,此时的首长在夕阳霞蔚下竟大声地吟起了诗来。“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这是一段人们熟悉的毛主席的诗句,而首长此时吟来是格外的动情。

归途中在一个县招待所安歇时,首长他和我部队的政委意外相遇了,首长在交谈中把我叫到身旁,对我的政委说:“你们的小刘表现不错呀,热情高,责任心强,你们要好好的重视培养他!”而此时首长他那里知道我回部队后就要转业了。

回到部队不久,组织上记了我一个嘉奖,同时我也接到了到地方单位报到的通知。眼下里虽然失去了接父母来城市走一趟的机会,心感内疚的我却庆幸在执行最后一次任务中获得了人生的一大财富——首长他忠于祖国,爱兵爱民,平易谦逊,艰苦朴素的品德风范如秋日黄花的清香滋润着我的心灵,使脱下戎装的我在以后的地方单位上始终保持了一个军人的本色。

十一月的南国,寒风乍起,而军营里的黄菊花依然盛开不败,铁骨柔肠的它,令人起敬,催人奋进……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